常見問題

減少接觸過敏誘發因子是否有幫助?

有幫助。減少接觸一種或一種以上的過敏誘發因子有助減輕病患的症狀及用藥需求 (1)。 但使用這種方法的前提是您必須了解您病患的個人過敏資料。

食物過敏與食物不耐症有什麼不同?

一般人常把食物過敏與食物不耐症混淆在一起,但其實兩者是不同的症狀。食物不耐症與食物過敏不同,不會引發免疫系統的反應,也不會構成生命威脅。乳糖不耐症即是一個常見的例子,其症狀通常為腹脹、腹絞痛及腹瀉。

食物過敏則是與免疫系統有關的一種病症。食物過敏起因於身體產生對特定食物的 IgE 抗體,常見的症狀為蕁麻疹和氣喘。

過敏患者一生中還可能因為新的過敏原而罹患新的過敏症狀嗎?

過敏症的發展會依年齡而變化,所以又稱作「過敏進程」。也就是說,過敏性疾病有一個給定的方向,一旦與 IgE 抗體有關的過敏免疫反應被誘發後,過敏症狀即會顯現。

通常過敏症狀會隨著孩童年齡與過敏原的改變而有明顯不同。在嬰兒時期食物過敏症狀最為常見,三歲以上的孩童則最常出現吸入性過敏症狀。當與新的過敏原接觸次數累積到一定程度時,您也可能會對新的過敏原產生反應。不過,隨著年齡增長免疫系統的反應也會變得較不活躍 (2)。

過敏症的盛行率為何?

全世界約有 35% 的人都有過敏症狀,但各國的過敏盛行率仍有差異。

為什麼有的人會過敏,而有的人不會?

遺傳基因決定了個人免疫系統的敏感度,以及 IgE 抗體的產生數量。每位病患的敏化作用、發炎和刺激程度也會因個人與過敏原接觸的情況而有不同。

為什麼不能以血液樣本檢測接觸性皮膚炎?

接觸性皮膚炎的誘發媒介不是抗體,而是淋巴細胞。因此,必須使用可疑抗原的浸出液作貼膚試驗 (patch-test)。方法是將貼布貼在患者的背部 48 小時,並在 72 小時後回診接受皮膚反應判讀(這種反應又稱為遲發性過敏反應)。

過敏症狀長大後會不會消失?

孩童對牛奶和蛋白的過敏反應通常長大後就會消失,但對如堅果和魚等食物的過敏反應通常會終生持續存在。年幼時對食物過敏原會產生特異性 IgE 抗體的人,年長後很可能會對吸入性過敏原產生特異性 IgE 抗體,並引發過敏症狀。

藥物過敏症的發生率為何?

全世界約有 15% 的成人會對各種不同的藥物產生過敏反應。 由於藥物過敏的控管機制較多,因此立即性藥物不良反應 (第一型) 的發生率似乎比花粉和寵物等常見過敏反應的發生率要低得多。對盤尼西林過敏的發生率只有 1/1000,而使用盤尼西林產生過敏反應的機率是 0.7% 至 10% (3)。

如果以前未出現過敏症狀,有可能在成人之後才出現嗎?

有可能,人的一生中都可能發生過敏症狀,只是過敏症狀較常發生於年幼時期。但是,隨著新過敏原的出現以及與過敏原接觸程度的增加,過敏症狀可能會在成人後才會出現。

皮膚戳刺檢測 (SPT) 與 IgE 檢測是否會產生不同的結果?

皮膚檢測與血液檢測都可用來診斷過敏原的 IgE 反應。影響檢測結果有效性的因子除了 IgE 抗體之外,還包括肥大細胞的完整性及血管和神經中樞的反應性。在理想的條件下,皮膚戳刺/穿透性檢測可產生與最佳化了的體外 IgE 抗體檢測一致的結果。但由於皮膚檢測並非是一種定量檢測,因此不同診所做出的結果可能會有差異。與體外檢測不同,皮膚檢測會受到皮膚狀態、用藥情況及檢測進行方式的影響。並且皮膚檢測還有誘發全身性反應的絕對風險,儘管風險很小 (4)。

標準化則是另一項差異。皮膚戳刺檢測 (SPT) 的結果會因萃取物的品質、檢測人員的技術、皮膚檢測位置以及藥物治療的情況而產生差異。為達到檢測的標準化,這些因子都必須受到嚴格的控制,但這在實務上是有困難的。相較之下,ImmunoCAP IgE 檢測是一種標準化的檢驗方法,無論是試劑製造商或檢測實驗室都會受到國際或國內品質評量計劃 (如英國的 NEQAS) 的監督,因此標準化可獲得保證。

食物過敏與異位性皮膚炎/或異位性濕疹是否有關係?

30% 以上患有異位性皮膚炎的兒童可能對食物過敏 (5);成人的比例則較低 (6)。

什麼是「隱藏」的過敏原?

兒童和青少年應特別注意各種食物中「隱藏」的過敏原,也就是不容易從食物中以視覺觀察到或未清楚標示的過敏原。因為這群人特別容易成為內含隱藏過敏原高風險之商業包裝食品的受害者。因此,教育父母閱讀及了解食物標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然而,市面上卻會發現食品標示誤導、成分標示不完整,

以及食物交叉污染的狀況。我們不僅必須要求食品標示正確,更應教導並讓病患 (及其他幼兒照顧者) 擁有健康管理的能力,避免因意外食入過敏原而發生全身性的急性過敏反應。花生、堅果、牛奶、雞蛋和海鮮是最常引發意外全身性過敏反應的食物。

食物之間是否會產生交叉反應?

如果病患對一種食物過敏,他們也可能會對其他屬於同一生物家族的食物產生反應。食物中含有許多種不同的過敏原,病患可能會對其中的一種或數種過敏原產生反應。此外,一種食物可能與其他種食物含有相同的過敏原,但在臨床上病患卻不一定會對兩種食物都產生過敏反應。

大量文件所證明的交叉反應例子是蘋果與樺樹花粉之間的交叉反應。但是,並非所有對蘋果過敏的人都會對樺樹花粉過敏。交叉反應不是光靠假設就能成立的,未經妥善的檢測和診床診斷,任何人都不應擅自在飲食中排除重要的食物。

血清樣本中的 IgE 抗體是否穩定?

研究顯示血清樣本中的 IgE 抗體以 -20º C 的溫度儲存可維持多年的穩定性。

血漿、溶血、脂血和黃疸樣本可否用於 ImmunoCAP IgE 檢測?

醫界曾經使用 EDTA 血漿、肝素血漿、檸檬酸鹽血漿及溶血、脂血和黃疸樣本做過研究,結果顯示使用這類樣本與使用血清所做出來的檢測結果並無差異。

從毛細血管抽出的血清可否用於 IgE 檢測?

可以。使用從毛細血管及靜脈血管抽出的血清做 ImmunoCAP 總量 IgE、特異性 IgE 和 Phadiatop 檢測,所得出的結果是一樣的 (7、8、9)。

木頭粉塵是否會引發過敏反應?

大部分的木頭粉塵中都含有令人不適的化學成分,並且可能引發第四型 (T 細胞) 過敏反應,但引發 IgE 媒介型過敏反應的情況並不常見。不過,仍有例外情況。某些熱帶樹木的粉塵曾有引發 IgE 媒介型反應的例子。

對血清進行熱處理是否會影響 IgE 檢測的結果?

當對樣本進行熱處理時,當中的某些蛋白質會產生不可逆轉或部分不可逆轉的變化。極度的高溫 (沸騰) 可能會將蛋白質完全摧毀。

目前已知 IgE 分子的某些部分 (如受體結合部分) 會在加熱處理 (以 56°C 加熱 30 分鐘) 期間改變其構造。

進行 ImmunoCAP 總量 IgE (tIgE) 和過敏原特異性 IgE (sIgE) 檢測時,IgE 分子穩定的抗原決定部位會被用于抗 IgE 抗體共軛附著物。因此,溫和的加熱處理並不會影響 IgE 檢測的結果。

兒童從幾歲起適合做 IgE 檢測?

初生嬰兒的體內已存在 IgE,只是濃度通常很低。為了解兒童未來出現過敏問題的風險,某些國家的總量 IgE 篩檢計劃會對新生兒進行這項檢測。六週以上的嬰兒做 ImmunoCAP Total IgE 檢測,已可獲得足以判斷的預測值。

可以使用毛細血管的血液進行檢測。

牛奶是引發嬰兒不良反應的主因之一,嬰兒發生 IgE 媒介型牛奶過敏反應的發生率介於 0.5% 至 7.5% 之間。

嬰兒對蛋過敏的情況也非常普遍。蛋特異性 IgE 抗體通常是最早出現在患過敏疾病的兒童體內的抗體。對六個月大的嬰兒進行蛋白特異性 IgE 檢測 (Pharmacia CAP 系統),是預測兒童在五歲前是否會對家中塵蟎產生過敏反應的有效指標。

特異性 IgE 的預測值與年齡無關。

如果病患的血清中存在特定過敏原的特異性 IgE 抗體,這是否表示他一定會出現臨床症狀?

血清中存在 IgE 抗體只能表示致敏化程序已經開始。加上症狀和確實的病歷,則能確定致病的過敏原,但沒有症狀則表示過敏症狀可能未來才會發作。一般而言,特異性 IgE 抗體反應出現後,症狀才會發作,但症狀發作的時間很快。有時候即使兒童對牛奶的耐受性已經被誘發了,其血清中牛奶的 IgE 抗體仍會存在一段時間。

對年齡較大的兒童和成人做食物過敏原的特異性 IgE 檢測是否有用?

雖然食物過敏症狀好發於嬰兒身上,但所有年齡的人都可能發生食物過敏。陰性的檢測結果也能提供寶貴的資訊,因為如此便能避免不必要的食物排除。

Phadia 如何對 ImmunoCAP 過敏原料進行品質控制及標準化?

我們透過採用已做過 IgE 抗體篩檢和免疫標記的病患血清組達成標準化的目標。這些血清與至少五種不同批次的血清進行比較後,才會選擇作參考的原始資料。並且新批次的原始資料一定必須符合作參考的原始資料的規格才能使用。然後,再配合嚴格的 ImmunoCAP 品管規格,我們才能達成最高的再現性。 

參考文獻

  1. NIH. Guidelines for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Asthma, 2007. NIH publication 08-4051.
  2. Niemeier NR, de Monchy JG. Age-dependency of sensitization to aero-allergens in asthmatics. Allergy 1992;47:431-5.
  3. Daniel Vervloet, Michel Pradal. Drug Allergy. Sundbyberg: S-M Ewert AB, 1992:4, 55.
  4. Nelson HS. Variables in allergy skin testing. Allergy Proc 1994;15(6):265-8
  5. Sampson HA. The role of food allergy and mediator release in atopic dermatitis.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88;81:635-645.
  6. Ring J. Nahrungsmittelallergie und atopische Ekzem. Allergologie 1984;7:300-306.
  7. Liappis, N; Berdel, B. Determination of total IgE and of specific IgE in the serum of capillary blood. Allergologie;1998;11:10-12.
  8. Lilja, G; Magnusson C G; et al. Neonatal IgE levels and three different blood sampling techniques. Allergy;1992;47:522-526.
  9. Bauer, C; Atopy screening in children: Total IgE, Phadiatop, and RAST multiple food allergen disc performed on capillary blood samples. Allergologia e Immunologia Clinica; 1987; 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