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蛋白酶檢測試劑

利用 ImmunoCAP Tryptase 量化類胰蛋白酶總濃度,以評估毒液過敏病患嚴重過敏反應的風險程度,也可用來作為肥大細胞增多症的 WHO 診斷準則和血液學腫瘤的標記。您可以從此處進一步了解 ImmunoCAP Tryptase 的臨床價值、期望測試值和檢測原理。

ImmunoCAP Tryptase 檢測可測量出肥大細胞釋放至血清的類胰蛋白酶濃度。肥大細胞是影響過敏反應的要素,在出現發炎症狀時,這些細胞的數目會增加。肥大細胞活化時,會釋放出多種不同的介質,因而產生過敏反應的血徵和症狀,例如全身性過敏。類胰蛋白酶和組織胺都屬於這類介質。

病患出現過敏反應後,血液循環中的類胰蛋白酶濃度會暫時提高,因此有助於辨識並估計過敏反應程度。類胰蛋白酶的基礎濃度持續偏高的話,表示可能出現肥大細胞增多症。

臨床價值

評估全身性過敏反應的風險
類胰蛋白酶的基礎濃度升高可作為某些病患發生嚴重全身性過敏反應的風險標記。成熟的類胰蛋白酶會存放於剩餘的肥大細胞顆粒。肥大細胞活化時,IgE 或非 IgE 調和機制都會將其釋放至血液中。短暫提高的成熟類胰蛋白酶濃度可作為確認嚴重全身性過敏反應的臨床標記。

嚴重昆蟲毒液過敏反應的臨床標記
昆蟲叮咬引發的全身性過敏反應平均盛行率約為 3 %。高達 25 % 的嚴重毒液過敏反應病患的類胰蛋白酶基礎濃度會升高。由於這些病患具有嚴重全身性過敏反應的體質,因此識別這些病患非常重要。濃度提高的原因可能但不一定是潛在的肥大細胞增多症。

周術期嚴重過敏反應的臨床標記
類胰蛋白酶的基礎濃度升高表示肥大細胞負擔增加,可作為手術時嚴重過敏反應的風險因子。致敏性 (意即手術時病患接觸物質所出現的特異性 IgE 抗體) 是另一個風險因子。若要確認是否產生全身性過敏反應,測量周術期的類胰蛋白酶濃度是否短暫提高至關重要。

肥大細胞增多症和血液學腫瘤的類胰蛋白酶
血液中的類胰蛋白酶濃度持續升高表示肥大細胞增多症的異常肥大細胞負擔異常增加。這些異質性疾病通常和幹細胞因子 (SCF) 受體的突變有關,幹細胞因子是可讓肥大細胞存活和自發成長的細胞激素。

無論是否具有全身性肥大細胞增多症,類胰蛋白酶在血液學異常和惡性腫瘤 (腫瘤) 中都具有診斷和預後意義。

按一下這裡以檢視對麻醉劑產生之反應的案例研究 (pdf)

在下列情況下,鼻腔液中的類胰蛋白酶的含量 (或濃度) 也會提高:

  • 出現過敏性鼻炎症狀時
  • 過敏性鼻炎病患體內出現過敏原激發反應

期望測試值 

報告顯示健康人體的類胰蛋白酶基礎濃度範圍約為 1–15 μg/l。每個人都具有不同的基礎濃度,通常會保持穩定不受時間影響。某些人的類胰蛋白酶基礎濃度偏高 (約 >10 μg/l),其嚴重全身性過敏反應的風險較高。

通常在過敏反應出現後最多 3 到 6 小時內,可以檢測到類胰蛋白酶的濃度升高。在類胰蛋白酶釋放後 12-14 小時,其濃度會回復正常。

建議在可能造成肥大細胞活化的事件發生後 15 分鐘至 3 小時內採集樣本。

一項針對 126 名 (61 名男性及 65 名女士) 年齡界於 12 至 61 歲之健康人士所做的研究顯示,幾何平均數為 3.8 µg/l,而第 95 百分位數則是 11.4 µg/l。

 

樣本採集和準備

血液採集
請以靜脈穿刺方式採集血液,讓血液凝結,然後再以離心法分離出血清。建議在可能造成肥大細胞活化的事件發生後 15 分鐘至 3 小時內取得樣本。

通常在過敏反應出現後最多 3 到 6 小時內,可以檢測到類胰蛋白酶的濃度上升。在類胰蛋白酶釋放後 12-14 小時,其濃度會回復正常。 

血清樣本的儲存
將運送至他處的樣本可儲存在室溫下兩天。如果是在採集後 5 天內進行分析的樣本,儲存溫度為 2-8 °C。超過 5 天的話,樣本應儲存在 -20 °C 或 -70 °C 的環境下。

血漿樣本
我們已經針對血漿樣本進行過分析,並發現其結果與血清樣本類似。

鼻腔沖洗液
稀釋和未稀釋的鼻腔沖洗液樣本可供 ImmunoCAP Tryptase 檢測使用。如需稀釋,請使用 ImmunoCAP IgE/ECP/Tryptase 稀釋液。請參閱文獻,以了解各種不同收集鼻腔沖洗液的方式。依照《使用說明》,在 ImmunoCAP Tryptase 檢測試劑中分析採集到的樣本。

重要注意事項

和其他診斷測試方法相同,單一測試方法的結果不應是決定性臨床診斷的唯一依據。診斷應在醫師評估所有臨床和實驗結果後進行。

參考文獻

  • Hogan AD, Schwartz LB. Markers of mast cell degranulation. Methods 1997; 13: 43-52.
  • Rasp G, Hochstrasser K. Tryptase in nasal fluid is a useful marker of allergic rhinitis. Allergy 1993; 48: 72-74.
  • Rasp G, Enander I. Mast cell activation in vivo measured by nasal fluid tryptase. XVI Eur Congr Allergology Clin Immunol, ECACI 95.
  • Schwartz LB, Bradford TR, Rouse C, Irani A- M, Van der Zwan JK, Van der Linden P-W G. Development of a new, more sensitive immunoassay for human tryptase: use in systematic anaphylaxis.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94;14(3):190-204.